电脑版

山东如意集团再被执行:总资产380亿却还不起1600万 被称为“中国LV”

时间:2019-12-14 11:40    来源:中国经济网

频频海外收购。

中国最大的全产业服饰集团今年坎坷不断。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19年12月11日,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如意集团(002193)”)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1600万元,执行法院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还显示,山东如意在11月和12月存在6条被执行信息。

山东如意曾被称为“中国的LVMH”。近年来,公司频频进行海外收购,从2016年开始的三年多时间里,这家纺织制造商收购了20多项海外资产,从保加利亚的羊毛纺织厂到伦敦和巴黎的几个知名奢侈品品牌。

2018年,山东如意成为全球收入排名前20的时尚奢侈品集团,下属27家子公司,其中包括3家上市子公司,分别为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日本成衣巨头瑞纳株式会社(简称“瑞纳”)、及巴黎泛欧交易所上市的SMCP。截至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381.34亿元,前三季度营收299.45亿元,净利润12.76亿元。

多条被执行信息,加上随着12月19日3.45亿美元的离岸美元债券偿还临近,评级机构下调或撤销评级,山东如意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对时间财经表示,山东如意之所以近年资金吃紧,主要系两方面原因。一是在全球大肆并购的大多属于服装类品牌,而山东如意本身擅长的是服装面料、纺织品,虽然可以形成上下游协同,但前端的品牌运营、零售运营并不是其核心能力,导致结果是,协同效应不足以放大以支撑其现金流。

文志宏还表示,另一个原因是,山东如意收购较多的是属于处在走下坡路的企业或品牌,而且山东如意并没有很好的整合消化能力,没能帮助被收购品牌在中国市场取得突破。

山东如意办公室和宣传部门均对时间财经称,公司一切运正常,对于被执行信息以及资金流情况和下调评级的影响,并不知情。

400亿疯狂收购

山东如意法定代表人为董事长邱亚夫。大众网此前报道,1975年,年仅17岁的邱亚夫进入济宁毛纺织厂(山东如意的前身)做学徒,从一名普通工人历经调度员、车间主任、厂长助理到坐拥资产超600亿元奢侈品帝国。《纺织导报》报道,山东如意2017年底资产总额已达623亿元。

山东如意近十年的主题,都是“买买买”。据大众网·海报新闻报道,十年间大手笔收购海外时尚和奢侈品公司,使得山东如意的投资性现金流大幅流出,共计流出424.7亿元。

2010年,山东如意以40亿日元的价格收购日本成衣巨头瑞纳41.18%的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2013年,山东如意入股苏格兰粗花呢生产企业Carloway;2014年,山东如意入股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Gruppe。2016年,山东如意斥资13亿欧元收购了法国轻奢集团SMCP的控股权,揽入其三大轻奢品牌。

2017年以来,“如意系”的各大公司加快了并购的节奏,26亿美元收购美国综合纤维和聚合物公司英威达(Invista)旗下服装和高级纺织品业务(其中包括全球知名的莱卡(LYCRA)品牌),22亿港元控股高级男士服装品牌利邦控股有限公司,1.17亿美元收购英国时尚公司雅格狮丹(Aquascutum),2018年6亿欧元收购瑞士皮具公司巴利(Bally)多数股权。

大量的收购让“山东如意”在国际舞台知名度攀升,但“面子”之下的经营无起色和债务压力却让其不堪重负。

被收购的日本瑞纳持续跌势,2011年营收下降43.24%至733亿日元,数年来营收再未突破过800亿日元大关,净利润也一直盈亏线徘徊。据联商网报道,雅格狮丹也是跌势不止。利邦男装被如意收购后,大量关店、关厂、裁员来控制成本,2018年仍呈净利亏损状态。

在国内经济下行和“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积极对外扩张的企业大多比较“难过”。风头一时的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就将2.3亿欧元争夺到手的意大利百年珠宝制造商布契拉提予以出售,股票也被ST。2018年和山东如意争夺Bally品牌的深圳赫美同样被ST,其2017年激进的转型时尚产业和大肆并购,导致其巨额债务在过去一年爆发危机。

山东如意同样不容乐观。

沦为垃圾债

9月19日,标普全球评级将山东如意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B-”,并将该公司担保的优先无抵押债券的债项评级从“B-”下调至“CCC+”。同时,将所有上述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穆迪评级也在10月把山东如意家族评级从B2下调至B3,同时将盛茂控股有限公司发行、山东如意担保的高级无抵押票据的B3评级下调至Caa1。

要知道,标普的CCC级和穆迪的Caa1级均为劣质债券,也就是外界俗称的“垃圾债券”。这类债券有可能违约,或现在就存在危及本息安全的因素。

穆迪报道称,截止6月底,山东如意所持现金为89亿元,而未来12个月到期债务高达123亿元,同时还有48亿元应付票据和1亿元财务开支。现有资金无法覆盖资本支出。

10月18日,济宁市城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济宁城投”)以35亿元的价格换得山东如意26%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同时,济宁城投与山东如意签署担保协议,同意对“15如意债”自2019年10月回售完成后的存续规模提供担保。

要知道,“15如意债”付息日为每年的10月23日。目前债券余额19.03亿元,在付息日的前5天济宁城投携资金入股可谓“及时雨”。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济宁城投入股之后的12月6日,标普撤销了对该公司的垃圾级评级。其表示,在济宁城投的支持下,如意应该能够在2019年12月偿还其子弹头债务。但是,“鉴于时间紧迫,预计会有一些执行风险。”

有意思的是,穆迪近日将山东如意的公司评级从B3下调至更深的投机级别。穆迪表示,山东如意的债务偿还风险很高,因为它需要解决大量即将到期的债务。这些到期日包括本月到期的3.45亿美元离岸美元债券和明年到期的44亿元人民币(合6.25亿美元)内债。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如意除了本身的风险,还隐藏可能会爆的雷。《时装商业评论》引用太平洋证券公司的分析师李云飞表示,虽然山东如意在应付自己的债务负担,但它也面临着其他山东公司违约的负面影响。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此前给山东如意的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该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19.38亿元,同比略有下降,担保比率6.58%,被担保企业大部分为提供互保的民营企业,存在一定的或有风险。根据山东如意提供的被担保企业最新的征信报告显示,山东如意五家被担保企业曾多次被最高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