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集团(002193.CN)

证券业评级罕见遭遇“四连降” 排名垫底的恒泰证券究竟怎么了?

时间:21-07-29 10:42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证券业评级罕见遭遇“四连降”,排名垫底的恒泰证券究竟怎么了?

记者|陈靖

一改2020年的“风光无限”,在2021年券商分类评价中,恒泰证券“傻眼”了。

7月23日,一年一度的证券公司分类评级大考结果公布。界面新闻记者对比2020年数据发现,2021年共有21家券商评级下调,两家券商更是连降四级,恒泰证券为其中一家,从2020年的A级直降至2021年的CCC级,排名近乎垫底。

“降级较多的券商,不少与频收监管罚单有关联。去年5月,恒泰证券曾因出借账户遭到证监会处罚,三名员工一同领罚。这些对于其在2021年的分类评价情况中肯定起到决定性影响。”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

券商分类结果不是对券商资信状况及等级的评价,而是证券监管部门根据审慎监管的需要,以券商风险管理能力、持续合规状况为基础,结合公司业务发展状况,对券商进行的综合性评价。主要体现了券商治理结构、内部控制、合规管理、风险管理以及风险控制指标等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整体状况。

违规出借36个客户账户收罚单

恒泰证券2020年被评为A级,已可与第一大股东天风证券比肩,但在今年的券商分类评级中,却“一跌成名”。

恒泰证券当年因出借账户等违法行为遭到严厉处罚。

2020年8月4日,中国证监会对恒泰证券下发处罚书。因违规将客户的资金账户、证券账户提供给他人使用,证监会责令恒泰证券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100万元罚款;三名相关人员余安义、陈禕杰、张超被处以警告及3-10万元罚款。这一事件当时在业内引起相当大的关注。

遭遇处罚的三人分别为机构交易部副总经理余安义、区域经理陈禕杰、客户经理张超。

2018年初,余安义结识了“大客户”——某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杜某艳,并安排陈某杰与其对接具体业务。此后,在获悉某私募公司实控人许某华有借用证券账户并配资的需求后,杜某艳将此业务介绍给陈禕杰,陈禕杰又指定下属张超一同负责具体工作,相关违规操作也随即开始。

2018年3月至6月期间,张超团队为杜某艳介绍的账户借用业务陆续招揽了张某妙等36个恒泰证券客户账户。张超团队向客户推介账户借用业务时,以恒泰证券某资金项目为名,向客户说明配资买卖股票名称以及配资利率等条件。

同期,在未告知客户实际使用人身份的情况下,张超陆续将上述客户的证券账户、资金账户及密码汇总,分批由陈禕杰交给杜某艳,再由杜某艳提供给许某华使用。其中,35个客户账户被许某华用于买卖欧浦智网、大晟文化、索菱股份、如意集团(002193)和中珠医疗等股票。

在此期间,陈禕杰、张超还负责沟通协调上述客户账户在借用过程中因配资产生的利息支付、补仓等事项。

对此,证监会认为,恒泰证券内设部门机构交易部的张超、陈禕杰业务团队在履职过程中以恒泰证券的名义对外承揽账户借用业务,按照需求招揽多个客户账户并提供给他人使用,由此产生的业务收入最终归属于恒泰证券,相关业务团队的行为应视为恒泰证券的公司行为。

在个人责任的认定上,余安义作为恒泰证券机构交易部负责人、陈禕杰作为恒泰证券机构交易部相关团队负责人,均被认定为不适当人选,五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与经纪业务相关职务。此外,恒泰证券机构交易部合规专员陈某功也认定为不适当人选,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合规相关职务。

分析人士认为,恒泰证券此次受罚,对行业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

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梳理,近两年恒泰证券还曾在债券业务、营业部开展运营等工作中收到监管罚单。具体来看,受处罚事项包括信息披露不及时、处理客户债券质押式协议逆回购初始交易时操作不当,以及作为主办券商履行持续督导责任不到位等,相关监管措施内容均指向公司业务合规、内部控制不足等。

2020年6月16日,广东证监局挂出一张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恒泰证券潮州城新西路证券营业部员工陈树雄在任职期间,存在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的行为。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一位营业部资深经纪业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实践中,客户有时候着急下单打新股,就委托客户经理操作了。客户经理用客户的账户、密码登录,代客进行操作。一般情况没问题,但是一旦客户亏钱了,认定是客户经理违规操作,最后客户经理都要被罚。所以我们一直强调不要代客户操作。”

2019年11月5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对恒泰证券张超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经查,恒泰证券在开展融资融券业务过程中,存在为客户与客户、客户与他人之间的融资融券活动提供便利和服务等问题,包括协助资金分配划转,协助“垫资开户”、规避客户适当性管理要求,协助放大两融授信额度等;将客户信用资金账户、信用证券账户提供给他人使用。

2019年末,恒泰证券还曾因庆汇租赁一期ABS违规而被辽宁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5月叶飞爆出“市值管理”的大瓜中,恒泰证券和天风证券、申万宏源、民生证券一同卷入其中。

根据恒泰证券回应,涉事高管管宣已于今年3月从公司离任,相关行为与公司无直接关系。

评级骤降会带来哪些负面影响?

作为内蒙古省内唯一券商,恒泰证券成立于1992年,2015年在港交所上市。近年来,恒泰证券的业绩大幅波动,2018-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3亿元、7.4亿元、4.73亿元。

根据2020年报,恒泰证券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其中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3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5.89%。

整体看,恒泰证券2020年营业收入结构变化不大,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由2019年的44.58%上升为2020年的52.98%,投资收益占比由2019年的19.6%上升至24.81%,对经纪业务及投资收益依赖明显,依然体现出“看天吃饭”的特点。

在券商从经纪业务向财富管理转型的大趋势下,恒泰证券财富管理业务的表现让人担忧,2020年投资顾问业务出现了78.14%的下滑,券商核心业务资产管理及承销及保荐则分别下滑了4.64%和23.03%。

恒泰证券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将持续推进财富管理转型,在强化金融科技与业务联动性基础上,进一步强化资产配置能力和线上业务服务能力。

但从目前来看,其收入结构表现并未看出相应的转型效果与能力提升,而业绩的大幅波动也着实让投资者担心。

而本次评级骤降,或将对恒泰证券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事实上,分类评级结果将对证券公司的股权质押、场外期权、债券、新业务申请、银行贷款、投保基金上交金额等多方面会带来影响。

有市场人士表示,对券商而言,以固定收益部门的债券承销业务为例,评级降低可能导致对一些较热门债券丧失承销资格,对于很多依赖债券销售撮合业务的券商来说,丧失这部分业务可能会对业绩造成比较严重的冲击。

另外,评级还会直接影响投资者保护基金的缴纳比例,简而言之,评级越低缴纳越多。根据“证监会公告〔2013〕22号”通知,保护基金规模在200亿元以上时,AAA、AA、A、BBB、BB、B、CCC、CC、C、D等10级证券公司,分别按照其营业收入的0.5%、0.75%、1%、1.5%、1.75%、2%、2.5%、2.75%、3%、3.5%按比例缴纳保护基金。

对恒泰证券而言,去年只需缴纳1%的投保基金,今年就要按照营收的3%缴纳,这对公司全年的净利润也会带来冲击。